柳@CookieBox

[MHA]吊牌(轟出)

*短打一發,祝大家新年快樂
*轟出+微微微切爆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轟焦凍今天穿了新買的襯衫,合身的剪裁襯的他更加英挺。


不過,這不是綠谷出久直盯著對方看的主要原因。


襯衫的領子後面,掛著一個白色吊牌,在黑色素面襯衫上顯得更加明顯。


吊牌晃啊晃的,綠谷出久的視線也無法克制地跟著晃來晃去。


到底要不要跟轟同學說呢?


綠谷出久糾結地扯了扯頭髮。


要怎麼樣才能不讓對方尷尬,又讓對方注意到吊牌沒剪的問題呢?


啊,回去記得要在筆記本上加上「意外的迷糊」……


正當綠谷出久千頭萬緒地理不出個結論時,不知何時吊牌已從他面前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雙異色眼瞳。


「轟……轟同鞋,痛!」綠谷出久一緊張便咬到了舌頭。


看著痛得整張臉皺在一起的綠谷出久,轟焦凍不禁也跟著皺起眉頭,修長的手指扣住對方得下巴,櫬著對方嚇得張嘴的時候,俯身吻了上去,舌尖溫柔的撫過對方的,嚐到淡淡的腥甜滋味。


一吻過後,轟焦凍微微瞇起眼,一貫面無表情的臉上,似是帶著一絲饜足的神色。而綠谷出久則像是徹底傻住了,瞪大雙眼愣愣地直盯著他。


看見對方的反應,轟焦凍機不可見的勾起唇,彎身像是打算再給對方另一個吻。此時綠谷出久才彷彿被驚醒一般,略微掙扎了一下,這個吻最後只落在唇角。


「轟同學!太……太突然了!」


「我下次會先提醒你。」


「不……不是這個問題!」綠谷出久猛地搖頭,隨之晃動的蓬鬆捲髮下,不時可見紅透了的耳朵。「為為為什麼?」


「如果戀人一直盯著你看,卻不說話,那就是想要接吻的意思。」轟焦凍面不改色地回答,「切島說的。」


「我只是想跟你說你吊牌沒有剪……」


轟焦凍伸出兩根手指,向後捏住吊牌的繩子,指尖冒出一陣火花後,吊牌就被摘了下來。


「沒事了?」


綠谷出久連忙搖頭。


不知是否是錯覺,總覺得轟焦凍離去的背影有點落寞。



至於一旁聽見兩人對話後,綠谷出久黑著臉離去的竹馬,又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

END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其實這篇的靈感來源是
朋友在感嘆這是個看臉的世界,如果長的普通的男人忘記剪吊牌,只會被認為邋遢,但要是對方超帥的話,大家就會覺得怎麼這麼可愛......

我:所以說如果轟沒有剪吊牌--
病友們 :可愛!!!超級可愛!!!!!!!!!


這果然是個看臉的世界

我都還沒提葡萄呢<不

 
   
评论(6)
热度(32)
*灣家

*目前全職坑一跌不起

*基本沒什麼雷,所以這裡的CP可能很雜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