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@CookieBox

梦獏(周江)

 

周泽楷小朋友有个烦恼。

 

每当他在心里把想说的话整理好,准备说出口时,小朋友们早就跳到新的话题了,话题换了又换,他还是一个也没来得及跟上。偶尔大家也会问起他的意见,却没人有耐心等他说完。

 

于是,找他说话的人渐渐地少了起来。

 

虽然班上有些小女生还是喜欢找他说话,但她们不是抛出一连串的问题,就是自顾自地说的开心。不管是哪种情况,都只会让他更加地不知所措。

 

不知不觉间,他变的总是一个人站在角落,极其羡慕地望着其他小朋友欢快地玩闹。

 

「上学好玩吗?」

 

放学途中,妈妈总会如此问道。

 

而他也总是在纠结了一个路口后,轻轻地点点头,然后用力握紧那温暖的手。

 

 

 

 

小周泽楷做起了恶梦。

 

夜夜都有一群黑色人影绕着他转,血红色的大嘴咧到耳下,尖声嘲笑他是个哑巴。

 

他想反驳,说他话说得很好,才不是哑巴。然而,任他用尽力气,扯痛喉咙,也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 

他只能缩起小小的身子,摀住耳朵,将头埋进膝盖间。

 

直到某天,一个男孩忽然出现在他的梦里。

 

尖锐的笑声戛然而止,黑影惊慌地扭动着。男孩举起手里的银色汤匙,黑影顿时化为一阵阵黑色烟雾,再重新聚合成一个糖果大小的黑色珠子,静静地躺在银色汤匙上,最后,被男孩一口吞下。

 

男孩满足地舔了舔嘴唇,彷佛刚享用了一顿美味大餐。

 

「你是谁?」小周泽楷怯怯地问。

 

男孩偏过头,对他眨了眨清澈的大眼。

 

「我是梦獏。」

 

 

 

 

小周泽楷的梦中不再有可怕的黑影,只有个自称梦獏的男孩。

 

「…你长得不像黑白猪。」小周泽楷白天特地去翻了动物图鉴,在他眼中,圆滚滚的獏就像是黑白两色的猪,而眼前这个人怎么看都只是个男孩。

 

「我不是猪。」

 

男孩鼓起脸颊,看起来不太高兴。

 

「在梦中,我可以是梦獏,也可以是人类。」

 

望着一脸疑惑的小周泽楷,男孩没有解释,只是挥了挥手里的银汤匙,一团白色的雾气迅速地聚集在他俩的脚边,雾气集结成了一大片棉花糖似的云,摇摇晃晃地载着他们往天空飞去。

 

「只要想象,什么都有可能。」

 

男孩张开双手,笑得灿烂,灿烂得让他也不禁跟着一起开怀大笑。

 

 

 

 

他们长出了翅膀,自由地在云朵间穿梭。

 

他们踏着彩虹,到达天空的另一端。

 

他们伸手摘下闪闪发亮的星星,尝起来像是甜甜的水果糖。

 

 

 

 

躺在柔软的草地上,小周泽楷转过头来看着身旁的男孩,墨黑眼瞳微微弯起。

 

你是这世界上唯一了解我的人。

 

没有说出口,但他知道男孩会懂。

 

男孩笑了笑,却不若平时那般牵住他的手,而是转过头,看向繁星点点的夜空。

 

「总有一天,你会遇见一群人,即使你不太会说话,他们还是会喜欢你,愿意跟你做朋友,愿意和你一起前进。」

 

也许,那之中会有一个人,即使你不说话,他也会懂你。

 

 

 

 

周泽楷不再做恶梦,却再也没梦到那自称梦獏的男孩。

 

 

 

周泽楷挂着青色的眼袋站在战队经理身旁,准备迎接转会过来的新队员,他竭力隐忍住打呵欠的冲动,试图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。

 

事隔多年之后,他又梦见了那些咧开血盆大口的黑色人影。

 

以为早已消失的梦魇再度卷土重来,原因他其实隐隐约约的有所察觉。

 

他玩荣耀的技术及意识皆十分突出,但荣耀毕竟不是一场个人秀,团队无法顺利沟通成为了战队最大的阻碍。对此,他除了无奈之外,还忍不住地感到些许自我厌恶。

 

周泽楷忽然想念起那个总是拿着把银汤匙的男孩。

 

他已拥有了一群愿意和他一起前进的好队友。

 

那么,那个懂他的人在哪里呢?

 

身旁的方明华忽然悄悄地用手肘撞了他一下,他猛然抬起头,才发现新队员不知何时已抵达大门口,正朝着他走来。

 

「你好,我是江波涛。」

 

少年笑着眨了眨那双他略感熟悉的清澈眼瞳。

 

 


END.

=====================

試試童話感


 
   
评论
热度(39)
*灣家

*目前全職坑一跌不起

*基本沒什麼雷,所以這裡的CP可能很雜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