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@CookieBox

鱼(周江)

只是想写看看不能说话的江波涛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江波涛是一条金鱼。

 

一个圆形玻璃缸、一株水草、一些细碎的白色砂石,以及──

 

一个沉默的男人。

 

便构成了他的全世界。

 

 

 

男人喜欢趴在鱼缸前与他对望,稍嫌过长的浏海下,有一双温柔深遂的眼眸。

 

他不会说话,而男人亦少开口。

 

但,他知道男人难过时会垂下眼睫,生气时会抿直唇线,开心时则会微微瞇起眼,漆黑如夜的双瞳里,闪烁着光芒点点。

 

没有说话,却像是已倾尽了全部心声。

 

 

 

男人有时会将手指伸进鱼缸里,那是他们唯一能触碰到彼此的时刻。

 

他会欢快地绕着圈子,甩着如红纱般的尾,轻轻擦过男人的手指。

 

这时候,男人会低低的笑出声,眼神温润如水。

 

他便会觉得这一缸水彷佛都给酿成了酒,否则他怎会觉得头晕目眩?

 

他吻了吻男人的手指。

 

却是想象着吻上那薄唇的感觉。

 

 

 

对他而言,大江大海也比不上这房间里一缸水的豢养。

 

他以为他会就这样度过一生,短暂却满足。

 

直到男人那总是叼着烟的朋友送来了一只叫做二翔的小猫。

 

一开始他和男人都有些紧张,还好二翔只是睁着大眼,好奇地望着他,没有将他当作猎物或是玩具的意思。

 

于是,男人与他的世界里,多了只小猫。

 

他发现,他其实没有想象中的容易满足。

 

 

 

男人不再将手指伸入鱼缸里。

 

取而代之,那修长漂亮的五指会先顺顺小猫背上细软的毛,再轻轻抓抓下巴,二翔便会舒服地瞇起眼,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。

 

他看着窝在男人怀中打盹的猫儿,不禁想象起男人手掌抚过背脊的感觉。

 

被那样碰触舒服吗?

 

他忽然好想知道身体相挨的温度。

 

 

 

二翔正值爱玩的年纪。

 

一下子钻进床底,一下子跳上衣柜,一刻也不得闲似的,彷佛不紧紧盯着,便随时有闯祸的可能。

 

因此,男人望着他的时间渐渐少了起来。

 

他开始感到害怕。

 

心中无法克制地涌现某种陌生的情绪,如同泥水一般,一滴便能将整缸水染得混浊不清。

 

 

 

他听说兔子太寂寞会死掉。

 

──那,金鱼呢?

 

 

 

好痛。

 

这是尾巴甩在坚硬桌面上的感觉。

 

好痛,好痛。

 

这是无法呼吸的感觉。

 

即使痛得彷佛随时会死去,但他却止不住地感到开心。

 

他终于不用再隔着玻璃与男人相望,他终于感受到男人温暖的手掌。

 

他终于可以结束短暂的一生,满足地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江波涛猛然睁开双眼,心跳剧烈地让他的胸口微微泛疼。

 

梦里的他变成了一条金鱼,不能说话,也不能离开鱼缸,更不能碰触自己最爱的那个人,即使与之相望,也必须隔着一层玻璃。

 

他伸手抚上周泽楷安稳的睡颜,手掌传来的温度,暖得令他安心。

 

还好,一切只是梦,他不需要豁尽生命来换取那人的体温。

 

「……江?」

 

周泽楷不知何时也醒了,带着几分迷茫的黑色眼瞳正望着自己。

 

他勾起笑,正想开口解释之时,周泽楷忽然手臂一伸,将他拥入怀里。

 

他愣了愣,身体相触的温度让他眼角发热。

 

他旋即伸手回抱住那人,紧紧地。

 

没有说话,却像是已倾尽了全部心声。




END.

 
   
评论(10)
热度(65)
*灣家

*目前全職坑一跌不起

*基本沒什麼雷,所以這裡的CP可能很雜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