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@CookieBox

一曲流光__伞修篇 04 鹧鸪天(完)

1.江湖古风

2.账号卡=操作者 ,ex.叶修=君莫笑

3.前篇:

01竹枝词

02生查子

03锦瑟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04 鹧鸪天

 

彩袖殷勤捧玉钟,当年拚却醉颜红。

 

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影风。

 

 

 

君莫笑熟练地避开众人的目光,轻赢灵巧地一翻身,跃上酒楼的屋顶。

 

兴欣镖局刚完成一笔大案子,委托人一开心,便包下整间酒楼,大摆宴席犒赏兴欣的镖师们,还大手笔地请了城里最著名的歌伎乐师。

 

歌声绕梁,乐曲穿云,恍然间,彷佛得见月宫仙子,霓裳羽衣,舞姿翩翩。

 

君莫笑身为镖头,本该留在席间,奈何他实在不擅长、也不喜欢应付这种场面,只能趁着陈果不注意之时,悄悄地溜出宴席。

 

这事他倒是颇为熟练。

 

君莫笑舒适地在屋瓦上躺下,一片灿灿星空登时盈满视野。

 

他与那人也常常像这样偷溜出宴席,躲在屋顶上,仰望着满天星空,有一句没一句的拌嘴,或是天马行空地设想着对那时候的他们而言,彷佛还很遥远的未来。

 

他们曾经以为,还有很多可以挥霍的时间。

 

他曾经以为,肩膀边永远有另一个肩膀,只要转头,就能看见那双清明如镜的眼眸中,倒映着自己。

 

偏首,却再也感受不到那人温暖的气息。

 

曾经永远只会是曾经。

 

君莫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他想他是有点醉了。瞇起眼,夏夜的微风吹得他有些泛困。

 

恍惚间,他似乎又看到那人弯起眉眼,笑他还是一杯倒,没有长进。

 

 

 

从别后,忆相逢,几回魂梦与君同。

 

 

 

「…修,叶修。」

 

他果然醉了,否则怎么会听见那人唤自己的声音──那个他在梦里反复回忆的清亮嗓音。

 

是的,他一定是在做梦,就像以往的每个夜晚,张开眼,依然只有自己。

 

然而,那声音依然执拗地唤着他的名字。

 

直到他不耐地,又近乎自暴自弃地睁开眼睛。

 

模糊的视野逐渐清晰,他没看见预计中的那片星空,却在一双朝思暮想底眼里,看见了自己惊愕地表情。

 

「怎么还是一杯倒?一点长进也没有。」

 

微微翘起的唇角,跟梦中的那人一模一样。

 

「苏……沐…秋…?」

 

他颤抖着抚上那人的眼角,感受指尖传来的温度。

 

小心翼翼,彷佛这是一场一碰就碎的幻梦。

 

这是…在做梦吗?

 

他没问出口,但苏沐秋却彷佛了然于心地笑了。

 

「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?蝴蝶之梦为周与?」

 

苏沐秋抓住他的手,按着他的手掌贴向自己的脸颊。

 

 

 

今宵剩把银釭照,犹恐相逢是梦中。




END.

====================

詞是晏幾道的鷓鴣天

傘哥說的那句話出自《莊子‧齊物論》


最後還是寫了留白的結局

到底是傘哥沒死,還是葉修在做夢?

就交給大家自己想像吧

到底是莊周夢見自己變成蝴蝶,還是蝴蝶夢見自己變成了莊周?


這篇傘修就送給  @掃晴良。 了

接下來好像該填填雙花....

 
   
评论(2)
热度(9)
*灣家

*目前全職坑一跌不起

*基本沒什麼雷,所以這裡的CP可能很雜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