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@CookieBox

一曲流光__雙花篇 01.代悲白頭翁

1、江湖古風

2、操作者=帳號卡 ex.葉修=君莫笑

傘修篇還沒寫完,先跳來寫寫雙花<欸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01 代悲白頭翁

 

洛陽城東桃李花,飛來飛去落誰家。

 

那年春分,百花谷的桃花開得特別盛,放眼所及,皆是一片桃紅,正是合適懷春少女,嬌聲唱「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」的好時節。

 

然而,在此美好的春日午後,百花谷口卻是殺聲震天。

 

空氣中血氣瀰漫,襯的桃花妖豔異常。

 

百花村自組的護衛隊正與一批山賊在谷口激戰。煙硝四散,爆炸聲接連不斷。山賊人數雖多,卻給漫天煙硝給遮蔽了視線,窒礙難行,怪的是煙硝彷彿會挑人妨礙似的,護衛隊員仍是行動自如,不受影響。煙硝中,隱約可見一少年敏捷地穿梭在山賊之間,少年到哪,爆炸聲變跟到哪,彷彿他是點燃引信的火苗一般。

 

一個時辰後,勝負已分。

 

張佳樂騎在馬上,指揮著護衛隊員將山賊一個個給綑起來。百花谷的自然條件很好,若沒有特別的天災,幾乎是年年豐產,卻也因此容易成為盜賊掠奪的對象,偏偏離最近的都城又遠,難以指望官兵的救援,只能像這樣靠自己的力量保護村子。

 

他盤點了下傷員和所剩不多的火藥,微微皺了皺眉。按這數量,可別再來新的山賊還是山賊後援什麼的好。張佳樂在心中暗自期盼著,但一想起自己那屋漏時一定會遇到強風暴雨的運氣,他的眉頭便不禁又靠攏幾分。有時連他自己都不禁懷疑,他是否把運氣全給忘在了娘胎。

 

彷彿在證實他的運氣有多差一般,谷口忽傳來達達馬蹄聲。

 

張佳樂內心一驚,好在只有兩匹馬的馬蹄聲,他一人應該就能解決,真是不幸中的大幸。打定主意後,他示意眾人不要妄動,握緊了炸藥,屏息等待來人自轉角現身。

 

不久,轉角方看見領頭馬匹的馬頭,張佳樂已似箭一般衝了出去,他輕盈地踩上馬背,一個使力在空中翻出漂亮的弧線,半空中,將以點燃引信的炸藥全數拋出,炸藥精準的落在兩匹馬的周圍,塵煙瞬間將之籠罩其中。

 

突如其來的爆炸聲讓馬匹驚嚇地躍起。孫哲平拉緊韁繩,穩住馬身,一抬頭,只見漫天煙硝中,一個人影朝他襲擊而來。

 

槍響。

 

孫哲平反射性的一閃,子彈擦著臉頰留下一條血痕。居然用洋玩意?孫哲平饒富趣味的舔了舔嘴角,血的味道讓他戰意沸騰。他躍下馬,提起重劍,向前衝去。襲擊者操控炸藥和射擊皆十分精準,以煙硝作為掩護的戰鬥方式亦讓人十分驚艷,然而,讓他最為印象深刻的卻是那靈巧非常的身手,尤其是那幾個漂亮的跳躍,襯著煙硝、火光、飛花,就像是──

 

百花撩亂。

 

戰鬥並沒有持續很久,彈藥用罄的張佳樂便敗下陣來。他警戒的看著那提著重劍朝他一步一步走來的身影。

 

「嘿!你的身手看起來不錯。」

 

張佳樂有些錯愕的看著朝他伸來的厚實大掌,再看向那爽朗的笑容。這種不打不相識的節奏是怎麼回事?正當他滿腹疑問無處發作時,鄒遠一臉鬆了口氣似的朝他跑來:

 

「師兄,他們是村長的朋友。」

 

鄒遠這麼一說,張佳樂才想起村長今早交代過,傍晚會有兩個朋友進谷來,山賊一攻來害他全給忘了。

 

「小遠,你怎麼不早阻止我!」他小聲抱怨道,莫怪方才沒有人來幫忙。

 

「我有說啊,但你們完全沒聽見。」鄒遠委屈的解釋道,這兩人打的那是一個驚天動地,他在一邊使勁大喊,效果卻跟蚊子叫沒什麼兩樣。

 

於是,張佳樂只能乾笑幾聲,有些尷尬的借助面前紋風不動的手掌站起身。

 

「…諸多誤會,總之,我是張佳樂。」

 

那人毫不在意的露齒一笑,順勢與張佳樂握了握手。

 

「孫哲平。」

 

 

 

今年花落顏色改,明年花開復誰在?

 

已見松柏催為薪,更聞桑田變成海。

 

 

 

同樣是春分,百花谷的桃花依然盛開,如往昔的每一年。

 

「師兄,你真的要走?」送別已送至谷口,鄒遠猶一臉不捨的問道。

 

「都到谷口了,還問什麼呢?」張佳樂有些好笑的用力揉亂鄒遠的髮。

 

「抱歉,我實在不清楚他會去哪裡。」于鋒面帶歉疚。

 

「別在意,那傢伙就是野慣了。」張佳樂半開玩笑的說。

 

他最初只把孫哲平當作是百花谷的客人,然而,那人一待就是三年,久到讓他忘記了孫哲平原本就該只是個過客,他幾乎以為他會永遠留在百花谷。直到,那年南方動亂,雖很快就被平定,然敗走四散的士兵,混在山賊之中,企圖掠奪百花谷。那一戰,他們贏了,孫哲平卻受了傷。谷裡的大夫無法完全根治,若要繼續使劍,就必須出谷試試別的大夫。

 

所以,孫哲平走了。

 

轉眼又是三年,卻是音訊全無。

 

「于鋒,百花谷就交給你了。」張佳樂拍了拍于鋒的肩。當年,他跟著孫哲平一起來到百花谷,孫哲平走了,他倒是還在。

 

「放心吧。」

 

「還有小遠也是。」

 

張佳樂笑著眨了眨眼。隨後,翻身上馬,瀟灑地朝谷口奔去。

 

像一陣風似地,揚起飛花片片。

 

 

 

古人無復洛城東,今人還對落花風。

 

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



TBC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詩是劉希夷的<代悲白頭翁>


叫著師兄的小遠實在萌萌

偷藏了一點新雙花

 
   
评论(2)
热度(6)
*灣家

*目前全職坑一跌不起

*基本沒什麼雷,所以這裡的CP可能很雜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