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@CookieBox

一曲流光__傘修篇 03.錦瑟

1.江湖古風

2.帳號卡=操作者 ,ex.葉修=君莫笑

唐柔、杜明上線

0102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03 錦瑟

 

金屬交擊聲在寧靜的夜裡聽來特別清晰。

 

清脆、急促,如一把碎玉灑落銅盤。

 

庭院裡,兩個人影激戰酣觴。手中森森利刃,反射著月光,快得幾乎只見得兩道劍光。

 

『噹』的一聲,一柄戰矛飛出,黑夜重歸寧靜。

 

君莫笑細劍劃出一個漂亮的弧度,收入傘柄形式的劍鞘中。

 

「我輸了。」短髮女子有些不甘地拾起斜插在土中的戰矛。

 

「進步很多。」君莫笑自懷中抽出煙管,漫不經心地說道:「只是想贏我還早了些。」

 

「再來!」女子戰矛一甩,漂亮的大眼閃爍著不服輸的光芒。

 

「下回吧。」

 

縱然對方一臉躍躍欲試,君莫笑卻只是擺擺手,逕自走向一邊的亭子。唐柔這個姑娘的性子跟名字恰恰相反,好強的很,要是每回都奉陪到底,豈不是得打到天亮了?君莫笑在亭裡的石椅落坐,一抬眼,只見面前石桌上安放著一把雕刻精細的古琴,他伸出手,輕輕撥動了幾根絃。

 

「你會彈?」唐柔在他對座坐下,挑高了柳眉。

 

君莫笑沒有回答,將煙管放在一邊,雙手覆上古琴,看來頗有架勢。

 

 

錦瑟無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華年。

 

 

修長十指倏地開始飛快舞動,快地幾乎聽不清旋律,嘈嘈切切,琴弦緊繃地彷彿下一秒就會斷裂。

 

 

 

『這哪叫做彈琴!?吵死了!』少年擰起眉,如此抱怨。

 

 

 

他勾起唇,指腹撥了最後一個音。

 

「這樣算是會彈嗎?」聽不到一半,唐柔便笑了起來。方才君莫笑的彈奏只是一昧的追求快,雖正確,卻毫無美感可言。不過,倒是和那身強悍的武藝甚是相配。

 

她不明白的是,君莫笑眼底那一閃而逝的懷念。

 

他們之間的關係不能算是陌生,但君莫笑對她而言還是太過神秘。她第一次見到君莫笑是在一個刮大風的雪夜,君莫笑敲響她的好友陳果的鏢局大門,一身風雪地說要應徵鏢師。和現在相似的懶散神情,卻帶著一抹不易察覺的疲憊。後來,她聽聞他曾經被稱為鬥神,那麼,究竟是什麼樣的際遇,才會讓一代鬥神改名換姓,甘願在一間小鏢局裡擔任鏢師?

 

「還是你來吧。」

 

君莫笑不在乎地聳了聳肩,將琴推到唐柔面前。唐柔也不推辭,順勢將古琴擺正。纖長手指擘、抹、勾、打、托、挑、剔、摘,毫不含糊。

 

君莫笑揚起一絲苦笑,看來剛才是真的沒打夠啊。

 

唐柔姿態優雅,十指流轉間,卻隱隱有殺伐之氣。初如精兵潛行,暗夜疾走,俯仰之間,已是埋伏十面。其後琴聲漸弱,直至無聲,若深夜寂寂,卻是風雨欲來。

 

忽地,琴聲陡然拔高而起,如絲帛斷裂,又似利器破空。

 

隨之,琴音流洩,錚錚鏦鏦,奔騰澎湃,驚濤裂岸,如見兩軍交接,旌旗蔽日,鼓鳴喧天。

 

君莫笑不自覺地摩搓起右膝,褲管的遮蔽下,一道傷疤蜿蜒猙獰。他閉上眼,彷彿又回到那充滿血腥的一夜。

 

他人生中最長的一夜。

 

 

 

『你說什麼?』

 

他與少年一直是並肩而戰,那日,因為情勢需要,他任前鋒,少年則留在後方。他本不擔心,就如以往每一次的任務。直到他遭遇埋伏,卻遲遲等不到後援,好不容易後方派來的傳令,傳的卻是求救訊息。

 

『營地遇襲……速回。』傳令使者說的猶豫,看來全然沒想到前方亦是如此吃緊。

 

『……撤退。』他深吸了一口氣,『──殺回去。』

 

經過整整一個晚上的鏖戰,無論睜眼或閉眼,眼前皆是血紅一片。終於,他還是回到了少年所在之處。

 

朝陽升起,黎明帶來的不是希望,而是另一處人間煉獄。

 

『大人,蘇大人……』他的部屬神色哀戚的捧著一把傘,哽在喉間的字句不成片段。

 

他顫抖的接過那把傘──那把屬於少年的傘。

 

 

 

「…莫笑!君莫笑!」

 

他猛然回過神,張開眼,只見唐柔不知何時停止了演奏,有些擔心的看著他。

 

他鬆開被自己抓的生疼的右膝,正想跟對方表達自己無事之時,屋內突然傳來一聲哀怨的呼喚,他些微一愣,接著忍不住噴笑出聲。

 

「我說小唐你這樣一天到晚跑來找我切磋,留未婚夫獨守空閨好嗎?」

 

他擦了擦眼角被笑意逼出來的淚,嘴角卻仍是不住上揚。身為全國第一富商的掌上明珠,唐柔卻不似尋常大家閨秀般喜愛刺繡畫畫,雖是琴藝超絕,但對武藝似乎更是情有獨鍾。如此剽悍的女孩,到了適婚年齡,擇偶的方法看來也只有唯一的那一途──

 

比武招親!

 

周澤楷大將軍的部屬──劍客杜明,那日本只是在擂台底下看熱鬧,殊不知卻對漂亮又強悍的唐柔一見鍾情,彷彿見著了今生的女神似的。當下即刻報名,為了佳人英勇奮戰,直至最後一位對手倒下。沒想到唐柔在一邊看的心養難耐,忍不住跟著下場約戰,然而杜明因為跟女神交手太過緊張的緣故,被唐柔一戰矛給掃下了擂台。

 

這下可不好了,堂堂的優勝者竟被新娘給掃下了擂台!這說出去能聽嗎?因此,成親之事後來也不了了之。雖是如此,這位純情少年劍客依然是認定了唐柔,儼然是此生非唐柔不娶!

 

「果然在前輩這裡!」

 

通往庭院的大門被用力推開,杜明急急步向他倆。自那稍顯凌亂的髮型與滑落的外掛可以看出他究竟有多著急。

 

看到本人,君莫笑不禁又再度爆笑出聲。

 

「前輩!」

 

「行了別叫了,小倆口哪裡來的哪裡去。」君莫笑忍著笑,拿起被冷落許久的煙管,吸了口菸。

 

「那麼,我們先走了。」拜良好的教養之賜,在這般混亂的場面裡,告辭前唐柔仍不忘打聲招呼。

 

君莫笑揮了揮手,充當回應。

 

待唐柔與杜明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之後,他輕輕的嘆了口氣,仰首望向那輪始終不變的明月。

 

「真年輕啊……」

 

 

 

『這哪叫做彈琴!?吵死了!』

 

『說什麼呢?難道我在拉二胡不成?』

 

 

 

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。





TBC.

====================

李商隱<錦瑟>

終於寫了我一直很想寫的比武招親w

唐柔彈琴的那一段是古琴右手八指法

 
   
评论
热度(2)
*灣家

*目前全職坑一跌不起

*基本沒什麼雷,所以這裡的CP可能很雜w